LYRA

学生党
目前不干事只划水
爱好冰火/中土/DW/星战/亚梅/Paramore/梵高/茨威格/纳博科夫/雨果等
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

好像很有道理

_(:зゝ∠)_活活指珊坑

【指珊】一只叫贝里席的猫(reality&illusion)

指珊的坑很久没人动了,作为一只菜鸡我都感到该做点什么了........

第一次写文就写指珊了,也戳一戳大大们,我真的要饿死了

嗯,这是今天早上钻进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或者是一个梦.....分不清了
(指珊真的太容易让人走火入魔了)
纯感情戏.....多多包涵......

--------------------正文-----------------------------------
(上接指叔之死)

                                 一
贝里席觉得他的灵魂在上升,上升

眼前的一切支离破碎。sansa的眼泪,arya脸上得意的笑,自己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

他突然觉得一切都很可笑。权力,计谋,混乱......"What do you want?"sansa的声音在一片混沌中回荡着。

"You"
"I want nothing,but you."

But it's too late to tell the truth.

记忆中的红发在眼前飘过,然后是一片黑暗,贝里席只听得有一个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那是哭声,烛光摇曳之下。

                               二
贝里席睁开了眼。
眼前是临冬城干净的夜空,一道流星划过。

他觉得自己站了起来,自己的身体出奇的轻盈。

"I'm dead now."贝里席觉得自己在飞行,在奔跑,在跳跃,但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他再次听到了哭声,便循声而去。

路过滴水兽下的水池时,他看清了自己。
灰绿色的眼睛,黑色的尾巴。

一只猫。

"That's ridiculous.So death is just a series of illusion?"

贝里席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继续前行。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指引着他。

他路过临冬城一个又一个黑洞洞的窗口,从屋檐跳到屋檐。

终于他看到了,那悠悠烛光,那黑暗中唯一亮着的一个窗口。他的归宿,他的明星,他的死亡。

轻轻一跃。

他的公主在窗前写信。脸上挂着泪痕。那哭声来自她的内心。撕心裂肺,就好像当年她目送他的船离开君临那样。

"My love,has grown up."他轻轻爬到她窗前。她的桌上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一只仿生鸟胸针。

Sansa眼神迷离恍惚,她再次陷入孤单。她曾那么依赖他,从那畸形的爱中汲取力量,现在他不在了,她目送他离开人间,从此这世界对她来说只剩下残缺的现实,再没有女孩的梦了。

黑猫在暗中注视着她。

门被叩响了。Sansa下意识地擦了擦眼睛,恢复了她那张毫无表情的,冰冷的脸,起身去开门。

是Arya。
"I'm here to see if you're ok.I....I think it must be very hard for you to take this, alone......"

贝里席突然觉得Arya狡黠的眼睛看向了自己,便急忙退入黑暗中。

"I'm fine,my dear sister.He murdered our father,he deserves to die."她叹了口气。"I need some sleep now.Thank you for your care."

"Of course,Sansa.If you......."Sansa没让Arya说完那句话就关上了门。

贝里席又小心翼翼地爬到sansa的窗口。

不见人影。

突然,他觉得一双冰冷的手把他抱了起来。

"Hello there.Who are you?"蓝色的眼眸与灰绿色的眼眸交汇。sansa吃惊地盯死了这双熟悉的眼睛,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Must be my illusion.I.....I miss you.Baelish......."

他的小公主将他抱起来,嗅一嗅,一股薄荷香

"Where are you from?You are just like him...."

蓝色的眼眸中泛着泪光。这么说来,她是在乎他的。

她把他抱到床上,抱着他入眠,就像之前,他将她拥入怀中的无数个夜晚。

这次他睡得很安心。"This is illusion.I'm dead now.My sweetling has killed me...."

                         三
红发,刀剑,匕首,鲜血,君临,谷地,月门,飘雪,不安,急切,痛苦,面具,远近,记忆,幻象......

他醒了。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I know it's you,Petyr."

Yes,call me Petyr.

"I'm sorry,Petyr,but we're bound to break each other's heart.There's no place for us here,in reality."

她凑近了,轻轻吻在他的额头。

一个奇迹。

贝里席感觉自己的四肢开始舒展。

"It's ok my dear.We have each other now."
他略带沙哑的柔软声音回来了。

他看见情人的眼里发出光芒,她抱紧了自己。

"Petyr.......Don't leave me alone."

"I will NEVER leave you ,my love.No matter alive or dead,reality or illusion."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这一刻,她是他的女孩。两人紧紧相拥。死亡之光无力地在窗边摇曳,荆棘藤偷偷盘旋而上,包裹住了他们。疼痛,幸福。好像突然天亮了,金光万丈,又好像突然坠入深渊,但他们相拥,毫无畏惧。流星划过,远处狼嚎。

她看见,一座绝美的雪堡。而他站在那华丽的门前,身着金袍,头发全白。他向她弯下腰,作出邀请的姿势——

"Please,my lady.This is our place.

The world,is just you and me."

一道强光。

                                四
(我写了四个结局,原谅我故弄玄虚,我只是不想浪费我的脑洞_(:зゝ∠)_)
☞FBI warning:本人独创层进式虐法

①幻境:雪堡的门打开了,里面的华丽超越人间一切。

丝绸,天鹅绒,花藤,秋千,飘雪,柠檬,雕塑,歌声.......

天上又有繁星,又有太阳。

她将手交给他,随他走进了永恒之殿。

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从来如此。

②谷地一梦(他的梦):贝里席睁开眼睛,一个荒唐的梦。他看了一眼怀里黑发的阿莲·石东,她还睡得很熟,温顺如羔羊。

"Ha,will you do that darling,will I die in your hands one day?"

女孩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的
"What,uncle?"

"Nothing.Have you slept well?Call me Petyr,by the way."

③回到现实:贝里席睁开眼睛,他的一生挚爱正坐在一旁,睡熟了。

他摸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缠满了绷带。他企图发出声音,但是失败了,只能发出猫哼哼似的声音。一阵剧痛袭来。

sansa醒了。
"you're awake."声音里是平静,平静下是疲惫,疲惫下是关切,关切下,是炽热的爱恋。

贝里席一眼将她看到了底。他笑笑。

她却一惊,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神秘的贝里席,笑得像个孩子。

④她的梦:晨风冰冷。sansa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一夜没有关窗。太阳出来了,桌上的仿生鸟徽章熠熠生辉。

她突然像中了邪似的从床上跳起来,飞奔到窗前。

"Where are you Petyr....You....You promise you won't leave me....please...come back..Don't go.....I....I...love you....Yes.....I know now...I...I....Please......"

她在窗台上发了疯似的大哭。远处传来一声凄惨的猫叫。

她停止了哭泣,那猫叫声好似一声叹息
"Too late."

——————END——————————————

一直觉得指珊的爱很揪心,就像心里的一道深渊,指不定哪天又掉进去了,很痛苦,也很过瘾.........

爱慕,伤害,欺骗,伪装,默契,孤独,炽热,复杂

她的红色长发,他的冷峻外表
她冰冷的心,他炽热的灵魂

这才是冰与火之歌。

最后愿马丁老爷子长寿。

评论告诉我最喜欢哪个结局(强行要求互动)
∠( ᐛ 」∠)_虽然我就是一菜鸡,但菜鸡也需要同样中指珊毒的朋友

人人居然把指叔之死做成了广告!!!
还tm原声!!!

每点开一次被虐一次
内心崩溃........

我感受到了世界对冷cp的恶意(*꒦ິ⌓꒦ີ)

突然脑洞
不是一直说All men must die吗
那人类和异鬼大战时是不是可以先死一波人
然后在森林之子的帮助下让他们脱离异鬼王控制
然后组成一支队伍和异鬼死拼
(森林之子的尸鬼队?不知道森林之子有没有这个能力
也就是死人vs死人

也许这样行得通?(才怪)

☞其实主要是又可以虐了
你活着,我却已经死了
我为你而战

《贝伦与露西恩》
书真的超棒!!!
Back to Middle-Earth!!!